中荷奶业发展中心

中心新闻

首页 > 资讯中心  > 中心新闻

李胜利:疫情下的中国奶业

2020-3-4 10:30:27 0人评论 378次浏览 分类:中心新闻

疫情之下,奶业受到哪些影响?如何平稳恢复和快速发展?未来奶业走势如何?中荷奶业发展中心主任、国家奶牛产业技术体系首席科学家李胜利教授于2020年2月28日在中荷奶业发展中心(SDDDC)举办的“危机之下,奶业的机会在哪”在线高端对话上,与大家进行了“硬核”分享。



冠肺炎疫情对世界经济和中国产业发展有何影响?

近期,中国新冠肺炎疫情在中央政府强有力的领导下、在严密的防范下,总体得到了较好的控制。但从全球来看,境外的情况不容乐观,甚至有进一步发展的迹象。世界卫生组织2月26日发布,当天收到的报告显示,自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在中国境外地区收到报告的新增病例数首次超过中国国内。巴基斯坦、德国、美国多国持续有新增确诊病例报告,伊朗、意大利、韩国、日本等国的新冠肺炎疫情较为严重。
受疫情影响,2月3日上证指数一开盘就下跌了100多点,一天内蒸发5.5万亿元,相当于6%的GDP,超3000只股跌停,创下了两年来的新纪录。截至2月28日,美国股市已连续四日下跌,下跌幅度达11%,市值蒸发了4.7万亿美元,折合人民币33万亿,欧洲股市跌幅也超过5%。尽管我国股市从2月3日大跌后,这段时间受疫情好转的影响连续上涨,但近两天受国际股市影响,28日上证指数仍然跌破2900点。
目前世界整体经济仍有几个不确定性的影响因素。一是日本、韩国作为中国的邻国能否早日控制疫情,夏季奥运会是否能在日本如期举办,这些尚未知晓,但日本整个民族对夏季奥运会推动日本经济增长寄予了厚望。二是伊朗政府高级官员出现感染,在多年国际制裁的影响下,现在新冠肺炎病毒感染的死亡率是世界最高的;而在欧洲,意大利、德国的确诊人数也仍在增加,荷兰也首次出现确诊病例;美国洛杉矶已经采取了一些隔离措施,总体看国际疫情防控形势尚不明朗。三是2019年GDP总量世界排名前四位的国家中,美国约21万亿美元,中国约14万亿美元,日本和德国分别约为5万亿美元和4万亿美元,这四个国家的GDP总量合计约44万亿美元。而现在这四个国家都受到了疫情的严重冲击,即便疫情对这四个国家的GDP造成0.5%的影响,影响2.2万亿美元相当于巴西全年的GDP总量,可见疫情对经济影响之大。四是除了股市,还有一个指标可以敏感反映经济的变化,那就是原油价格,而原油价格和奶业的发展也密切相关,1月10日美油市场价格约为62美元/桶,2月27日下跌22%至48美元/桶,原油下跌对全球奶粉的拍卖价格有非常重要的影响。
再看中国经济,第三产业的服务业约占GDP的16%~17%,疫情对旅游、航空、酒店、电影院线、批发零售、住宿、交通、文体娱乐等冲击最大,据统计,预计疫情对中国2020年GDP增速负影响在0.5%~1%之间。疫情对工业的影响大于农业,疫情之后复工复产时间延迟、供应链不畅、经营成本提升,都给工业带来了较大冲击。而对企业的影响还主要围绕订单不足、限制开工、人力资源不足、原材料供应链中断、资金缺口等。如今,对于企业而言,原材料往往是全球化供应,中国的疫情得以控制,但是如果世界其他国家的供应链出现断裂,对中国经济还是有非常大的影响。
由此可见,新冠肺炎疫情已经不仅仅是中国的事情,还拉响了全球的警报,它将对全球社会、经济、供应链等诸多方面造成影响。因此,我们要密切关注日本、韩国、欧洲、美洲等国家和地区未来一到两周的整个疫情变化。

疫情对中国奶业乃至整个畜牧业的影响都有哪些表现?


 图1 新冠肺炎对畜牧业影响关联度分析
疫情对畜牧业的影响是涉及全产业链的。从图1可见,涉及范围包括最源头的饲料生产和原料生产、养殖环节(一产)、加工环节(二产)到消费终端(三产),以及各环节之间的物流运输。在饲料生产上,现在的突出问题还是由于交通不畅和隔离需求等原因造成的饲料企业复工率不足80%。原料生产环节的影响是由于压榨类、发酵类原料匮乏造成的价格上涨以及物流费用上涨。养殖环节前期(2月10日之前)主要问题集中在“进不来”和“运不出”,精饲料、优质粗饲料、添加剂、兽药、疫苗、冻精等生产资料进不来,而目前主要是复工率不足、生鲜乳喷粉量大、淘汰牛、小公犊运不出,中小规模牧场流动资金受限,劳动力保护成本上升,养殖成本上升等问题。涉及到对加工环节的影响,喷粉、鸡蛋、肉鸡库存积压多,相关加工厂的复工率也没有完全恢复,比如奶业加工厂的复工率约90%。 
疫情让经历了非洲猪瘟的生猪产业恢复雪上加霜,肉鸡出栏增幅压缩。非洲猪瘟后,国家出台政策保证生猪稳产,但是产能恢复还需时间,供应仍偏紧。据和讯网报道,受疫情影响,2020年底全年生猪出栏量将不超过4亿头,同比降幅25%以上。目前正值家禽补栏的关键时期,如果疫情对生产造成的影响持续下去,可能对二三季度的禽肉、禽蛋市场供给和价格产生一定影响。据博亚和讯统计,2020年肉鸡出栏增幅压缩至10%左右,预计51亿羽。
肉牦牛产业的直接经济损失约174亿元,隐形经济损失91亿元。根据国家肉牛牦牛产业技术体系调研,由于母牛繁殖损失、缺料减重、压栏浪费等6种因素造成的肉牛业直接经济损失预估为174亿元(图2)。另外,2020年母牛配种不及时,十个月后母牛少生至少450万头左右的公牛,直接导致2022年春季到秋季出栏肉牛减少,缺少约130万吨牛肉,130万吨相当于我国一年的牛肉进口总量,按2019年均价70元/公斤计算,经济价值是91亿元,这是肉牦牛的隐形经济损失。总的看来,影响还是比较大的。

图2 肉牛业经济损失预估(单位:亿元)
新冠肺炎疫情给奶业带来了新的影响。第一个影响是人工短缺,饲料上涨,成本升高。据国家奶牛产业技术体系统计,大约有76%的牧场都面临了人员短缺问题(图3),一方面牧场人员复工需要按要求隔离,不能立即投入生产;另一方面很多集团企业的技术人员不能到场进行实际生产指导。另外,饲料价格也不同程度上涨,多数增长了5%~10%的比例(图4)。除了饲料价格上涨外,牧场也投入了比以往更多的资金用于劳动力保护和奶牛防疫,比如购买口罩、防护服、奶牛疫苗,甚至给员工额外支出住宿费用,以降低住宿密度等,这些都带来了成本的上升。

第二个影响是生鲜乳相对过剩。主要表现在一部分乳企已经停收非合同奶牛养殖场的原奶,少数乳企因生鲜乳价格不明而存在拒收和限收;六成奶牛养殖企业表示受疫情影响,收奶量和产奶量均降低了,有的养殖企业甚至主动采取措施降低奶产量,以减少生鲜乳的浪费;而疫情最严重的湖北省生鲜乳倾倒现象依然存在,从国家奶牛产业技术体系1月23日到2月15日的统计数据看,倒奶率还是比较高的,主要是因为人员流动和物流运输受限。面对相对过剩的生鲜乳,各地纷纷采取了应急措施,以宁夏地区为例,59%的牧场选择喷粉,58%的牧场用过剩的生鲜乳去饲喂犊牛,还有15%的牧场直接被拒奶、倒奶了。
第三个影响是生鲜乳价格下降。我国多个省市的生鲜乳价格在1月份后呈现下行趋势,由于防疫期间运输和产品销量问题,乳企库存积压,过剩的生鲜乳喷粉,从而造成部分牧场生鲜乳价格的连带下降。在宁夏地区,每公斤生鲜乳甚至下降了0.6元(图5)。

图5 疫情影响下宁夏生鲜乳价格下降
第四个影响就是终端消费受阻,压力传导至整个产业链。疫情严重时期,很多地方的社区实行了严格的封闭式管理,集贸市场关闭,消费需求下降。虽然现在的奶制品消费有所恢复,境况好的企业产能恢复到以往的70%~80%,境况差的企业只恢复了50%~60%。尤其是惠及2200万中小学生的学生奶,原来每天能消耗4200吨,现在由于长期未开学基本处于停滞状态。一些大人和孩子们也因为长期居家,作息时间紊乱,早上起床晚了就不吃早餐,连早餐奶也节省了。这些都使奶业的终端消费受到了抑制,销售不畅、购买力不足,直接影响加工,继而影响到奶业的生产,整个产业链都被波及。 

奶业如何平稳地恢复和快速地发展?

春节前,我国新冠肺炎疫情形势最为严峻。到现在,在每日新增病例数中,疑似病例数、重症和危重症占确诊病例比例、病死率均在下降,表明疫情得到有力的控制,这取决于国家强大的领导、伟大的制度和全民的执行力。我们也坚信,中国一定能战胜新冠肺炎疫情,取得最终的胜利,经济社会实现快速发展。2月23日,在统筹推进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工作部署会议上,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关于当前工作就指出“积极组织蔬菜和畜禽等生产,畅通运输通道和物流配送”,以促进整个经济社会的恢复。所以总的来说,这次危机是危中有机会,疫情对中国的影响是客观现实的,但也是短期的。在中央的领导下,随着各地各部门关于金融、利税和财政支持政策的陆续出台,社会经济预计在第二、三季度会产生爆发式增长,相对来弥补第一季度的影响。

奶业下游要思考,挖掘疫情下的危中之机

就奶业而言,首先思考:在疫情面前,全产业链如何凝神聚气,促进市场的恢复和消费宣传。据中国乳制品工业协会不完全统计,截至2月15日,中国近百家乳企捐款捐物价值已超15亿元;一些奶粉企业承诺,提供足够的奶粉,以保障湖北疫区的孩子不断奶,这都说明中国乳企在关键时期能够发挥非常好的社会责任。面对疫情期间的“少出门”,各大乳企纷纷开启了电商、新零售等模式,寻找销售增长点,比如与京东、阿里巴巴、盒马生鲜合作,或者蒙牛推出的“天鲜配”, 打造了“线上平台订奶,楼下智能冰柜取奶”的新零售模式,实现无接触配送。当然这种模式未来也很适用,因为年轻人的“宅文化”会进一步盛行。
第二个思考是要从小养成喝奶、吃奶的习惯,为中国奶业培养未来。一是重视中小学生的饮奶习惯培养。经初步计算,中国在校中小学生有1.49亿人,假如每天每人能饮奶一盒,则每天消耗3万吨牛奶,3万吨牛奶相当于伊利、蒙牛两大乳企一天收奶量的85%左右,这个总量非常惊人。而目前学生消费的奶只有4200吨,只有14%,所以学生奶计划既利国利民,又是促进中国奶业振兴的重要抓手,应该加大力度去推广。二是持续开展科普宣传。不管是国家层面的《中国居民膳食指导》,还是四协会日前联合发出的《中国居民奶及奶制品消费指导》,都强调了每人每天摄入300克液态奶或相当于300克液态奶蛋白质含量的其他奶制品,这对强壮身体、提高免疫力非常重要。希望国家及整个行业的宣传、教育和指导,能加强消费者对奶制品消费的认可和推广。三是大力宣传推广奶酪营养计划, 2019年我国进口了11.49万吨奶酪,比2018年增长了6%,奶酪正在被更多人接受,奶酪需求量未来在中国会有一个快速爆发期。

上游养殖业要做好短期和中长期的规划

新冠肺炎疫情期间,短期内,上游养殖业要采取应急性管理和技术措施,减少经济损失。针对有倒奶地区,建议使用生鲜乳来饲喂犊牛,减少代乳粉的使用量;将犊牛的哺乳期从60天延至75天,采取高营养饲喂,把生鲜乳的饲喂量增加到10公斤以上,这样小公犊长得更好。针对饲草料特别是优质粗饲料不足的问题,建议采取同类饲料替代的办法增加非常规饲料的用量,或者增加饲喂高青贮玉米以缓解苜蓿和燕麦等饲料的不足;增加一些低产成母牛的主动淘汰率,以降低饲草料消耗量。针对奶牛疾(疫)病防治,切实做好春季防控,加强两病检疫以及口蹄疫免疫,防止动物疫情爆发;疫情期间还要严格加强牛场的生物安全,防止病原输入。近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已经通过决定,全面禁止食用野生动物,迈出了立法第一步,防止重大疫情的再次出现,但是不管是疫情的影响,还是国际经济形势的影响,中国上游养殖业要想在外部因素变化中减少产业动荡损失,仍需打铁自身硬。
疫情过后,中长期来看,上游奶业仍然有很多要面对和解决的发展问题。一是控制成本、节本增效,上游企业饲料价格上涨、人员工资上涨、运输成本上涨带来了整个生产成本的上涨,我们需要把成本尽可能降下来;二是考虑奶业产区和销区错配问题,北奶南运、西奶南运就是产区和销区错配的体现,所以这次遇到疫情,奶业就出现新情况了,原奶运不过去,原材料运不进来,产品运不到主销区;三是充分利用好本地资源的问题,对于养殖业,如何充分利用本土化的一些饲料资源,就地解决饲料非常重要,这也是降低成本的重要途径,这次疫情下,本地资源充足的很多牧场就没那么紧张;四是充分利用牛肉市场降低风险,要学会两条腿走路,遇到应急情况,肉牛也是一个非常好的行业,卖不出去的小公牛以及没有生产效率的产奶牛,要做好短暂的育肥;五是注意大量喷粉带来的后期影响,现在国内大企业每天喷粉的原料奶总量大约1万多吨,库存压力大,这些奶粉未来如何处理,对原奶价格影响非常大。要妥善解决奶业发展中面临的各种问题,我们需要提高奶牛单产,提升中国奶业竞争力,这是不变的核心。今年,国家奶牛产业技术体系将联合农业农村部、中国奶业协会、中国农业大学、利乐公司等单位将开展“奶牛10吨工程建设项目”,通过组织专家指导,以期在国内建设一批示范场,实现单产水平10吨甚至12吨,再拉动一批牧场使单产水平提高到9吨,最终促进提高奶牛单产,延长奶牛生产寿命,提高中国奶业竞争力的整体目标实现。